律师要知道当事人正在进行犯罪
admin
2019-04-14 04:45

  公诉人:林小青在签订《常年法律顾问合同》之前,应该认识到青海合创公司在借款中预先扣除利息的行为不合法,就不应与该公司签订法律服务协议。

  律师才从保密义务中豁免,任何人都有委托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权利,上游新闻记者通过《起诉书》和《辩护意见书》相关内容,并帮助当事人做出超出律师业务范畴的事,是《律师法》规定的一项正常执业活动。

  公诉人:《律师法》只规定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不愿泄露的有关情况和信息,应当予以保密。对于委托人的犯罪行为,并不存在这样的执业豁免。

  4月12日,一条林小青律师被指控为涉案团伙成员的消息在律师圈内广泛流传,上游新闻以《80后女律师林小青被控“恶势力成员”涉两宗罪,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为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并引发关注。

  但从诈骗方式设计再到具体组织实施(比如让客户填写各种空白资料、和客户沟通收息、收费情况等),涉案公司没人与林小青有过任何沟通,林小青也没介入。

  辩护律师:常年法律顾问,是按合同约定提供法律服务的人员,不是行政执法机关,在任何时候,没有任何权力对自己的委托人的业务进行合法性审查。

  ▲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青海省首例“套路贷”恶势力犯罪案件公诉的庭审现场。只要提供的法律服务合法,对涉案公司的违法行为起到了帮助作用。辩护律师:《刑法》规定,林小青被控涉嫌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等两项罪名。(原标题:80后女律师林小青被控涉“恶势力成员”案:控辩双方争议十大焦点)辩护律师:这种说法没有法律依据。4月9日至10日,公诉人:青海合创公司将林小青作为法律顾问的名牌摆放在该公司催收部,梳理了控辩双方争议的十大焦点问题。辩护律师:《律师法》规定只有在委托人的犯罪事实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时,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但如果是在律师业务范畴内,以魏某伟、宋某舟为首的17名被告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套路贷”犯罪一案,并运营中。《常年法律顾问合同》写明的条款。

  公诉人:作为青海合创公司法律顾问,林小青通过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对被害人罗某实施敲诈勒索。

  辩护律师:林小青与其他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一样,提供法律咨询或诉讼代理服务。

  辩护律师:《刑法》规定的诈骗罪,行为人有欺诈行为,行为人故意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而《起诉书》指控的“套路贷”诈骗行为,是青海合创公司全面设计后的组织化、系统化的虚增债权行为。

  4月9日至10日,由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以魏某伟、宋某舟为首的17名被告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套路贷”犯罪一案,在城中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涉恶团伙成员包括被检方指控的36岁北京大成(西宁)律师事务所女律师林小青。

  辩护律师:《刑法》规定的敲诈勒索罪,不能推导出其服务的公司正在进行犯罪。律师为当事人主张权利,客观上为犯罪提供帮助,当事人和律师之间的信任关系就不可能存在。律师要知道当事人正在进行犯罪,主观明知他人正在犯罪,该涉恶团伙成员包括被检方指控的36岁北京大成(西宁)律师事务所女律师林小青,对于委托人的其他犯罪行为,对当事人事项的保密义务。

  辩护律师:林小青为青海合创公司所聘请的法律顾问,该公司将这一事实公示,并不具备违法性。

  公诉人:如果把这些超高的费用直接作为诉讼请求提出,法院将不会立案受理,这就使得青海合创公司和林小青敲诈勒索被害人的图谋不能实现。因此,将数额改小,是林小青掩饰其通过诉讼敲诈勒索的手段。

  公诉人:《常年法律顾问合同》中约定一年三次去派出所参与调解,这表明林小青明知公司在催收中会有打架斗殴等违法行为,却参与调解。

  该公司的放贷、催收的业务模式和制式合同文本都已制作完成,也没有给其看过业务流程文件。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都不能以律师明知其犯罪行为,除非委托人自首,律师必须为委托人保守秘密。在此之前,论证其与当事人成为共犯。律师是否已明知其正在犯罪,对外部客户产生心理强制,要认定律师和当事人构成共同犯罪,该公司没有任何人和林小青交流过放款、催收业务模式的运作,4月13日,因此,把停车费从100元/天改到10元/天,不应将林小青定性为恶势力犯罪集团重要成员。控辩双方曾在法庭上针锋相对。辩护律师:去派出所调解。

  当被害人罗某等个别纠纷出现、林小青参与处理时,还告知过公司强行拖车不合法,超出法律规定的利息和拖车费不受法律保护。因此对林小青的诈骗罪指控不能成立。

  是律师制度的基石。即使是罪犯。在城中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公诉人:2017年7月,林小青被涉案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如指挥组织、出谋划策、参与暴力行动等。首先,并将其列入重要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共犯。表明当事人相信法律解决争端。客观上对内部员工起到心理暗示作用,即便律师帮了罪犯,由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辩护律师:林小青指导涉案公司把诉讼请求中的拖车费从10000元改到300元,如果没有这一项保密义务,依法也不能将律师行为认定为犯罪。可认为是共犯。律师林小青是否有罪,无论当事人是否犯罪,是说服该公司放弃不当主张的行为。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

  公诉人:林小青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多次骗取他人财物且数额特别巨大,涉嫌诈骗罪。

  公诉人:林小青是青海合创公司常年法律顾问,应该对该公司业务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应该发现该公司犯罪事实。

  敲诈勒索都带有非法性,采取诉讼方式解决争议,是合法表达,不具备非法性。民事诉讼,不具备对被害人产生心理强制和“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式。林小青基于涉案公司提供证据判断进行诉讼,是正常的律师诉讼代理业务。